爱情短文 · 2022年4月19日

爱情散文_我愿意一直在你身边


在图书馆见到了她,很纯,穿着一件天蓝色领子的棉服,很好看。

     问到她们寝室电话,放假前一天打过去,不在,却在楼下见到她, 呵呵,一样清纯。

     寒假里想着她,一开学就买了3朵玫瑰和3个水晶之恋托人送了过去。开始通电话了,嘿嘿,我们有很多相同的爱好。

     相约去未名湖,专门为她去买了件白色的长袖T恤,我也要纯一些。

     去了未名湖,去了故宫,开心。回程的路上,拉了她的手,她没躲开。

     那年2月28日,在天台,放了蛋糕,摆了蜡烛,倒了红酒,每层楼梯的拐角都点了烟花,叫兄弟播着轻音乐,我想吻她,失败了,她有男友。

     为了还钱,啃了一个月的馒头,她知道了就让别人给我带饭。我们一起上自习,挨着坐,可却学小学生不说话,传纸条。她男友喜欢别人了,她也终于喜欢上了我。

     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,用一张饭卡,她经常吃那个海白菜,每次都是二两米。

     一次在昌平剪头发失败,她哭了一小时,我在旁边安慰了一小时。有一年下大雪,我早起拿拖把去操场写下她的名字,把她感动了好几天。

     非典封校的前一天,我们逃回了她家,过了五十天猪的生活:中午12点起床,白天看电视,晚上玩游戏。奇怪的是,她妈妈没有鄙视我。

     五十天里,光前两个星期我就华丽丽的长了20斤的膘,以至于回到家爸妈都不认识我了。

     我们会上午翘课去逛超市,买些罐头和泡面,坐在主楼最高层的楼梯上吃午饭。我总嘲笑她小短腿、大肥脸,尽管她身材不差,脸也不大;她总说我小短腿、大驴脸,尽管我腿比她长,脸部太大。

     我们没事的时候会数对方脸上的痣和痘痘。我后数的时候,她比我多一个;她后数的时候,我起码比她多十个。

     她以前叫我老公,我叫她老婆;后来她叫我哥哥,我叫她妹妹;现在她叫我皮皮爸,我叫她皮皮妈。

     她老和我吹:小学到高中,追我的人可多了,情书一大堆。我问:现在呢?她回:还不是因为你。

     有一次吵架,她在寝室喝了2瓶盖二锅头和1罐啤酒,这好像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醉酒。第二天告诉她还不相信。

     放暑假为了不回家,去学新东方,结果两人一起趴课桌上打呼。每天晚上做两个量巨大的菜,为了表示她做的菜好吃,扫尾工作总是我。

     我生病了,她比我还难受。可唯一让我郁闷的是,大学四年吃的药比我之前20年的都多。所以我叫她老中医。

     我们是学校为数不多的,从大一开始谈恋爱一直到结婚的。在朋友中堪称楷模和样板。毕业后,面临两地的选择,我们决定考研。每天一起自习、一起吃饭、一起散步,除了睡觉,我们都在一起。我们都落榜了,她留在北京,我回到家乡。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:去北京,在一起;留家乡,伤离别。

     经过了3个月的煎熬,我还是决定北上。我对已经为我找好工作的父亲只说了这一句话:留家乡,父母在,深爱的人没了;去北京,感情在,父母依然在。父亲放行了。

     刚工作,没钱,偷偷拿了她的工资卡去给她买了个钻戒。我买了108朵玫瑰,穿上圣诞老人装,拿着钻戒,在广场上向她求婚。她笑靥如花,真美。

     领证后,我们在离她公司很近的地方租了个一居室,她妈妈大老远扛了一大堆东西来看我们,给我们备齐了厨房的所有设备。

     她会做牛肉饭,和吉野家的一个味,同学来家必选菜;她会做披萨,我觉得比必胜客还好吃——尽管我们只吃过必胜客宅急送。我喜欢看她围着围裙在厨房炒菜的样子,她也喜欢看我围着围裙偶尔刷碗的样子。